巴坎布拉肚子跑路,哈登把屎拉裤子上…运动员突然内急该怎么办?

原创 Kbet365  2020-11-10 14:40 

今天的话题很有意思,不过队长建议你,最好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观看。言归正传,进入正题——运动员在赛场上,突然消化不流畅可咋办?

这种事儿还真的出现过,在今年中超赛场上,武汉卓尔的外援埃弗拉在比赛进行时突然消失在球场上。

原来啊,埃弗拉在比赛中途突然闹肚子,赶紧在队伍的陪同下跑去了厕所。排除毒素一身轻松的埃弗拉回归之后又踢进一球,这可实现了场上场下同时到位的一泻千里。

去年这个时候,大连人的外援龙东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这边队友正在罚角球,龙东一路奔袭冲向球员通道,过了好一阵子才出来。有道是换季小心着凉,疫情时期比往常的唯一好处,就是厕所排队的人变少了。

在足球场上,场地空旷,远处的球迷最多只能看见一个球衣号码,很难真正察觉球员生理上的不适,足球场的厕所普遍离得比较远,除了要熟悉建筑构造,首先还需要穿过庞大的一块场地。要只是训练,当年格策随便找个广告牌涓涓细流也就罢了,但要是冷不丁突然看到某个球员以单刀突破或者冲刺回防的势态奔向球员通道,那多半就是肠道拥堵了。

通常而言,这类球员会故作深沉地更换一下行头,比如回来的时候,很夸张地指一下球鞋,意思是我出去换了根鞋带。但是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把现场六七万人当傻子实在不太应该:且不论你出去那段时间都够你在外面小店把每一双鞋都试完尺码了,合着刚才那会儿你势若奔马冲出场外,就是突然良心发现,今日状态不佳只因脚上战靴不够lucky?

足球场上这种事情不容易被发现,但要是到了高清大屏幕细节追踪的NBA赛场上,一些容易引起不适的细节就很容易被捕捉到,让整个网络一起产生遐想,比如说上赛季常规赛,哈登的短裤上就出现了可疑的黄色污渍,出现的位置让人细思极恐。

社交媒体上的调侃,自然离不开“哈登是否也需要一辆轮椅”,皮尔斯的梗用在哈登身上,自然成了网友喜闻乐见并考验着篮球基础的点。2008年总决赛,皮尔斯被轮椅推出场,随后王者归来。之所以要轮椅,他一次自己说漏嘴称,当时是是憋得已经走不了路,只能找个轮椅推走,顺便掩盖一下拉裤子的事实。

所以王者归来不对,应该是出恭归来。即便皮尔斯事后多次否认,截图上探出来若隐若现的黄色,实在是百口莫辩了。

遇到这种情况,皮尔斯坐轮椅的操作显然是正确的,除了面露痛苦,还得不动声色。姚明有一次突然离场,引发全场猜测,但一会儿就生龙活虎地回来了,事后好久,姚明才承认当时是去上了个厕所。而当年还是骑士一员的罗斯,在和泰伦-卢耳语后,面色沉重地走向更衣室,一度被认定是将帅失和,后来才说漏嘴,嗯,他也是解决内急去了。

早年有一个不够机智的同学,步行者中锋罗伊-希伯特,就因为在对热火的比赛里突然拉稀,一溜烟冲向厕所,导致场上险些出现四打五的被动场面,而这件事立即被球迷记者当场得知,于是比赛还没打完,整个互联网上都充满了“希伯特被勒布朗打出屎来”的情态描写,其真实性存疑,但生动性,简直要造就一个新流派:粪土纪实文学。

当比赛场地在水里的时候,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了。

游泳运动员,可能没有那么需要担心。毕竟在泳池里比赛的时长,够不上发生这么戏剧化的突发。再说游过泳的朋友都有亲身经历,不管是在泳池里,还是江河湖海,水库澡堂,在水流的压强阻力下,显然需要做更多的功,失禁难度较大——反而是一跃而出奔向卫生间的场景更容易想象出来。当然了,保不齐真的有天赋异禀的运动员,试图用这种方式增添额外推力,而恰好泳池的蓝色基底,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不然在比赛中出现飞机拉线的情况,可能会影响下一池选手心理。但是保不齐他们有过类似体验,要不怎么那么多运动员采访的时候强调,这池水不干净呢?

其实这种毫无预兆的突然便意袭来,在科学角度仍然有迹可循的。

消化科专家杰夫-克雷斯平博士表示,“运动加速了你的消化道运动,给胃部更多的刺激,而胃部的动力会把消化道的东西运送到下半部。”他还有自己的顺口溜,“动得越快,拉得越多。”

肠胃病专家罗比尼-楚特坎博士给了进一步补充,“人类的消化道组织肌肉结构和手臂腿部的大块肌肉不同,运动刺激胃肠蠕动,胃肠收缩会加速运送消化完的产物,当它们进入直肠,大脑就会有排便的冲动,这种冲动时刻萦绕脑海,越有排便需求,就越会加速奔跑,胃肠蠕动就更快。”

从心理学的角度,比赛中的紧张会让人体更加窘迫:你越担心在比赛中腹泻,这种担心就会加剧腹泻,与此同时还有件尴尬的事情:人类可以通过神经来部分控制胃肠蠕动,那么最可能出现的就是,在憋着的过程中,神经紧绷会导致胃肠蠕动更快,憋得就更痛苦。

因此那种长距离项目,铁人三项,或者马拉松的爱好者运动员们,都有自己的赛前食谱,有的干脆不吃,有的一两根香蕉配上清粥,有的吃点巧克力,还有真正的猛士,选择在赛前吃凶猛的刺激性食物,保证在起跑前通过一场剧痛痉挛来排空肠胃:当我提前被腹泻战胜了,腹泻就不可能再战胜我了!

在之前一届的纽约马拉松上,沿途的居民已经被官方打好招呼,要接纳突然跑到住户草坪上施肥的不速之客,但是像27岁的凯尔-西蒙斯就没那么走运——参加100迈超马(100英里,约160公里超级马拉松)的他在路上多吃了两个甜甜圈,结果还没有撑到官方指定施肥场所,就污染了裤子,导致不幸退赛。

这种内容甚至不宜被单独拿出来观瞻,随便找个搜索引擎输入“马拉松、内急、失禁、腹泻”等相关词汇,总有大开眼界大倒胃口的景象,猎奇的读者们,也应该顺便同情一下运动员们一下。

当然了,如果不是大号,小号就好办得多:只要不在发令枪想起后突然紧张,赛前的备用厕所还是够多的。但是必须要考虑到每场赛事总有个几万人一起参加,排队的时候容易焦虑,焦虑容易紧张,紧张就容易刺激肠胃蠕动……

如果你是一个瓶子收集者,当你在马拉松的起跑线前后道路两侧,发现各式各样包装的,没有瓶盖但是液体颜色统一的半满的瓶子,你应该做好准备,这些也许是他们带来补充的水分的容器,但此刻其中蕴含的只有他们的紧张和心虚,毕竟在这条42.195公里的路上,他们的手边,连这样的瓶子都没有了。

(责任编辑:李思明_ BJS2696)

本文地址:http://www.ginecologooncologotj.com/17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